二十四小时前的始点后未必会完全按照已经经历

 可那位神算实在厉害,所算无一不准,那么他说自己能成为西市第一人,显然就不是无的放矢。可自己凭什么能成为左右局势的关键人物?
 
    很快,常剑南就想到了在孙思邈医馆养伤的裴天睿。
 
    现在,皇帝已经回京,局势已经稳定,裴天睿也和天策府取得了联系。
 
    李世民投机不成,反蚀一把米,经此一事,本来犹豫不决,不愿用血腥手段解决他的太子,已经磨刀霍霍。而皇帝经此一事,也完全站到了太子一边。
 
    短时间内还看不出什么,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,一向风头甚劲的天策府必然会面对极艰难的局面:皇帝的戒备、太子的打压、层层面面的刁难……
 
    偏生这时候,原本就有军方背景的常剑南,跑来找裴天睿,暗示他想掌控西市,希望获得天策府支持来了。
 
    裴天睿被常剑南所救,两人又都曾是军人,可谓一见如故,很有交情。得了常剑南的心意,裴天睿马上叫医馆备车回了趟天策府,结果天策府那边的幕僚团立即分析,这将是天策府未来财力方面的一个重要来源,这样的机会岂容错过?
 
    天策府就算处境再艰难,支持一个人掌握西市,掌控数万商贾,还是很容易的。但是对将来必然要面对严峻局面的天策府来说,如果真有一个站在他们一边的人掌握了西市,那么……
 
    未来,天策府从朝廷方面获得的支持必然有限,而一个大商业集团的领袖,将可以在资金上,予以他们多大的帮助?
 
    所以,秦王李世民还在外地筹措,迟迟未曾还京。天策府那些未雨绸缪,已经开始为未来艰难处境提前部署种种措施已应变的幕僚团,却是敏锐地抓住了这个机会。
 
    所以,几乎是立刻、马上,天策府就做出了回应:全力支持!
 
    常剑南得了这句回话,登时信心十足。
 
    他有了天策府的支持,有三百老军做班底,就有能力在“倒曹”集团中占据主要地位。
 
    常剑南步入前庭,往四下一扫,乔向荣和王恒久两个阴谋家刚刚溜到各桌儿,就着大家伙儿的怨气,巧妙委婉地煽风点火一番,刚刚回到他们溜着边儿安排的桌位上坐下,相视得意一笑。
 
    常剑南微微一笑,便大步向二人走去。
 
    他决定,开诚布公地告诉二人:常某人,同意参与其事。同时亮一亮自己的底牌,他不但要参与,而且要主导其事!相信,乔向荣和王恒久是一定会支持的,毕竟彼此的诉求不同。
 
    这两个家伙,现在也只是个有野心而无实力的小瘪三罢了,他们还没有大到觊觎西市之主宝座的野望。至于未来……
 
    那位神算子所说的“十年之缘”,常剑南已牢牢记在了心里。
 
    曹韦陀此时,根本没想到他想借纳妾之举,召开一次维系人气、拢络人心的酒局,居然成了各怀机心者公开拉帮结派、策划阴谋的机会。
 
    人心散了,队伍不好带啊。
 
    ************
 
    后厅里边,曹韦陀一走,七夫人便悲悲切切地道:“凌若妹妹,姐姐真是被你害死了,你看。”
 
    她腆起脸儿,给第五凌若看她脸上掌印。
 
    九夫人负责扮黑脸,悻悻然道:“咱们何苦管她闲事,七姐就是心软,现在好了?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此时尚未辨清二人本质,内疚地道:“两位姐姐,怎么?”
 
    七夫人拿着小手帕儿擦擦眼泪,道:“你也不用太担心,阿郎现在并不知道是我们放走了你,只道我们不小心。可饶是如此,还是挨了他的打。”
 
    七夫人深深地叹一口气,道:“凌若妹妹,我们也都是苦命人,要不然,怎会给人作妾?我们实在帮不了你什么了,你……可千万不要对阿郎说破,要不然,我们两个就更难做了。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连连点头,道:“两位姐姐放心,凌若不是知恩不报的人,断然不会再叫你们难做。”
 
    九夫人道:“那就好,你愿嫁不嫁,只是一会儿我们陪你去前边敬酒,你可别当众再闹出事儿来,否则,阿郎一定会迁怒我们两个。”
 
    “九妹,别多说了,凌若姑娘是个好人,她知道怎么做的。”
 
    七夫人打断了九夫人的话,用手帕擦擦第五凌若脸上的汗痕与泪痕,轻叹道:“瞧你,妆又花了,赶紧打扮一下,去前边敬了酒,我们姐妹俩交了差使,你……哎!你就好自为之吧。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此时对七夫人当真是感激涕零,当然不能叫恩人难做。她只默默地点了点头,不期然便想:冰哥哥,今生你我无缘了,凌若只能血溅五步,伏尸于洞房之内,为你保一个清白身子,来世……再见了!
 
    ^……
 
    人固有一死,死有重于泰山,或轻于鸿毛,用之所趋异也。太上不辱先,其次不辱身,其次不辱理色,其次不辱辞令,其次诎体受辱,其次易服受辱……
 
    眼看她入门去,坐等曹韦陀那老鬼宽衣解带,入其巷,拥其身,是个男人就不能忍啊!
 
    想取巧,法子都用尽了。李鱼只剩下一条路,冲冠一怒,拼死一搏!
 
    李鱼在仓库中找到两把火钎子,黄杨木的软柄,粗糙生锈的钎身,但头儿依旧锋利尖锐。他把外袍一条条撕下来,裹紧了身上的伤处,持着两把火钎子出了门。
 
    这一次,他没有任何遮掩,就那么一步步,从容地向西市署走去。
 
    十年后,他是那里的主人。
 
    此时此刻,相同不变的只有那门上的门楣。
 
    李鱼一步步沿长街走开,前方门户披了红,红的醒目,就像他身上的血。
 
 第388章 奇迹
 
    门口有人,腰系红带子的侍卫。
 
    客人仍在进进出出,其实有资格吃席的,已经都到了。
 
    哪怕对曹韦陀满腹牢骚,或者心生不满,但这些人毕竟是人下属,没理由晚到。
 
    现在还在门口来来去去的是一拨拨送礼的西市商户。
 
    这时,李鱼走了过来,一开始因为门前人多眼杂,侍卫还未发现,及至注意到他,立即操起了兵刃,一脸紧张。
 
    至于送礼的,见此一幕哗啦一下便各自散开,有的逃了,有些胆儿大的却是站得远远儿的看起了热闹。
 
    黄昏将至,灯已提起燃起。
 
    串灯在门楣左右灯柱上随风轻摇,映得灯下几个侍卫脸色“阴晴不定”。
 
    “快来……”
 
    一声示警的大喝,刚刚喊出一半,李鱼手中两柄火钎子已经扬了起来,仿佛两柄西洋细剑,随着他突进的动作,闪电一般刺向两个侍卫。
 
    每一刺,动作都牵动伤口,但每一次牵动伤口,李鱼都把那创痛化作刺出去的力量,人似疯魔,手中两柄火钎子也似疯魔了一般。
 
    一番混战,门口四个侍卫倒下三个,李鱼身上也又凭添了几道伤口。
 
    当他浴血杀进大门的时候,最后一个侍卫还要持刀追上去,动了一步,忽又站住,低头看向胸口。
 
    这时,他才感觉胸口巨痛,低头看时,一道血箭从左胸激射而出。
 
    “完了!”
 
    这个意识涌上心头,那侍卫眼前一黑,倒了下去。
 
    李鱼也知道,双拳难敌四手,但是,他也难啊。
 
    此时倒档,宙轮将失去,而一切回到二十四小时前的始点后,未必会完全按照已经经历的一切重演,如果出现别的变数,他承受不起那种后果。
 
    可是像乌龟似的躲在仓库里等着,从他得到宙轮开始,熬足十二个时辰再出来?凌若已被占有,因为他的倒档,对凌若来说,这一切等于没有发生,但对他来说,不是!因为他的记忆没办法跟着一起倒档。
 
    那他这只乌龟就成了绿毛龟了,男儿大丈夫,是可忍,孰不可忍?
 
    强攻,杀进去。
 
    安
    “杀!人死鸟朝天,不死万万年!你想见我女人的红,老子先让你的人见见红!”
 
    李鱼咬着牙,提着两柄滴血的火钎子,冲进了西市署的大门。
 
    迎面,一群气势汹汹的杀手迎了上来。
 
    曹韦陀对这个三番四次前来捣乱的小子岂能没有安排?万一他来捣乱呢?让他冲进喜宴现场,让自己丢人现眼么?